晴雯死时,贾宝玉真的悲痛么?为何一转身却和林黛玉有说有笑?_曹雪芹

晴雯死时,贾宝玉真的悲痛么?为何一转身却和林黛玉有说有笑?_曹雪芹
晴雯死时,贾宝玉真的沉痛么?为何一回身却和林黛玉有说有笑? 晴雯逝世,是《红楼梦》前80回犹如人间仙境的大观园中,最让人心悸的一桩悲惨剧,并就此敞开了后续章节“千红一哭,万艳同悲”的主体旋律。 宝玉为吊唁佳人,写下《芙蓉女儿诔》,辞藻富丽、妙笔生花,是《红楼梦》词赋中最长的一篇。厚意回想了两人“衾枕栉沐之间,休息宴游之夕,密切狎亵,相与同处”的五年又八个月的韶光。 但是,刚刚祭完晴雯,看到黛玉“满面含笑”,宝玉便与之说说笑笑,煞有其事争论起祭文的“红绡帐里”是否要改削为“茜纱网下”了。这样的心情状况,岂是实在悲伤断肠之人该有的姿态?对黛玉和晴雯二女的用情深浅,更是一望而知。 宝玉的确诚心为晴雯的早夭而悲伤悲伤,洋洋洒洒的《芙蓉女儿诔》一气呵成。但这样的悼亡文,特别是对陪侍多年的姬妾、侍女的悼词,借红颜薄命之事,抒情人生无常的哀思,也是古代文人文人所常有。 宝玉在怡红院的随身侍女中,晴雯本就容色出挑,更自幼与他一起起居,亲密无间,更兼“心比天高,身为轻贱,风流灵活”,极符合宝玉寻求特性自在,不肯受礼法家规拘谨的心性。 因而,宝玉对晴雯,当然是极喜爱的。晴雯逝去,宝玉用自己拿手的文才,写一篇极尽凄美的文章哀悼,的确是对晴雯的留念,但更多则是对自己此前与她耳鬓厮磨、纠缠情韵的怀恋,以及对那迫死晴雯的毁谤、家规,自己却无力抵挡的控诉和哀鸣。 因而,宝二爷“呆劲头一上来”,文人性格发生,在篇未堆砌了很多的辞藻,什么「乘玉虬以游乎穹窿」「驾瑶象以降乎泉壤」「望伞盖之陆离兮」「列羽葆而为前导兮」,富丽是满足富丽了,仿屈原的“离骚体”也仿得不错,却显出了对文字技巧的过度寻求,未必有多走心,一起亦和晴雯的短短人生“风马牛不相干”。 笔者仅仅个平常百姓,远不如怡红令郎的至性至情。但我家的小猫小狗若是“卿何薄命”了,笔者是决然无法马上“红了脸笑答”,“跌脚笑道”的,哪怕面临的是我的意中人。 说白了,「红绡帐里,令郎情深;黄土陇中,女儿命薄」,宝玉对晴雯的爱情,也不过是这么刻奇的两句话算了。连更浸透心意的“卿何薄命”,还要在黛玉的激发下才有创意,足见他的不上心。 晴雯临终前赠甲换袄,一颗痴心全然寄予的那份爱恋,多情浪漫的宝玉却毕竟不能给予相同的报答。晴雯身为奴婢,一腔痴情,却在他面前尽可能争夺人格尊严、不甘任人驱遣的皎皎之性,对这位不是同一个阶级的令郎哥儿,毕竟是错付了。 荣国公府大观园,在曹雪芹的笔下,犹如一个神话般的女儿国。但这仅仅作者曹雪芹精心编制的一个错觉,他如此浸透情愫地描绘着回忆中的江宁织造府,让其幻化为梦境中的伊甸园, 让男主角贾宝玉,做着独揽人间夸姣女子眼泪的幻梦,让深受他宠爱的晴雯,心里也想着“咱们横竖在一块”…… 但是,第78回《痴令郎臆造芙蓉诔》,正是梦醒时分,《芙蓉女儿诔》便是这场幻梦的挽歌。 那么,实在到了《林黛玉焚稿断痴情》之时,宝玉的反响又会怎样? 对宝玉来说,对曹雪芹曹公来说,黛玉可不是晴雯。宝玉对黛玉的爱情之深,曹公写了整整一部书,是为众所周知,用情之深浅,又岂是晴雯可比? 尽管曹雪芹的原稿现已散佚,但咱们相同能够根据人之常情揣度出来,天然是:悲伤到极处,一个字也写不出来…… 无妨看看另一位文学咱们金庸先生,论艺术水准,金庸先生虽不能跟曹雪芹混为一谈,却也是描绘情感的高手。他中年时写郭靖看到江南五怪的尸身、写杨过十六年后发现小龙女没有赴约、写谢逊听闻张无忌的死讯,都极为煽情,极为动听,也能够算得上是“洋洋洒洒,妙笔生花”了。 但晚年金庸在《倚天屠龙记》的跋文里却说: 但是,张三丰见到张翠山自刎时的沉痛,谢逊听到张无忌死讯时的悲伤,书中写得太也浅薄了,实在人生中不是这样的。 由于那时分我还不理解。 ——后来他理解了。晚年的金庸先生实在阅历了什么叫做“痛彻心扉”。他的长子查传侠,在19岁时,自杀逝世了。但金庸先生从未提起这件悲伤事。他仅仅淡淡地说“那时分我还不理解”。 相同,黛玉身后宝玉会怎样,曹公原稿咱们是见不到了。但若是由金庸写来,想必会类似于: 令狐冲心中一沉,好像整个国际忽然间都死了,想要放声大哭,却又哭不出来。他伸出双手,将岳灵珊的身子抱了起来,悄悄叫道:“小师妹,小师妹,你别怕!我抱你到你妈妈那里去,没有人再欺负你了。” 整个国际忽然间都死了,哪里还有什么诗词歌赋,什么平仄格律,又哪里还顾得写出来给旁人看?这样的爱情不也太浅薄了么? 写下“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”的元稹; 写下“在天愿为比翼鸟,在地愿为连理枝”的白居易; 写下“衣带渐宽终不悔,为伊消得人憔悴”的柳永; 写下“十年存亡两苍茫,不思量,天然忘”的苏东坡; 写下“两情若是悠久时,又岂在朝朝暮暮”的秦少游; 写下“众里寻他千百度,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,灯光阑珊处”的辛弃疾, 这些讴歌男女爱情的词句,感人至深,撒播千古,但是细考这些作者每个人的生平喜爱,谁又不是佳人环顾,诗酒风流,纵意终身? 实在的人生并不是这样的! ——仅仅晴雯死的时分,宝玉还不理解。 (本文大部分内容,为【最终的浪人/韩丁】 原创撰文 | 授权【狐狸晨曦】重新整理发布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